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【邊疆黨旗紅】父女傳承、夫妻紮根:他們把青春獻給兵團

2019年07月06日 10:23 來源:中国新聞网 參與互動 

  中新網喀什7月4日電(劉歡)“一手拿鋤開墾荒地,一手拿槍戍守邊疆。”這是第一代兵團人的真實寫照。跟隨他們的腳步,有父女的傳承,有夫妻的攜手,有姐妹的守候……一代又一代的兵團人,留下了青春,留下了信仰。

  父女傳承:薪火相傳無止熄

  吐地·玉素甫,土生土長的“兵團二代”。1954年兵團建成之初,他的父母就加入了第三師葉城二牧場。按照爸爸的設想,他長大後,應該是幫著爸爸一起放羊,他的很多小夥伴後來就走上了這條道路。然而,媽媽的一個決定改變了他的人生。

叶城二牧场场长。
新疆生産建設兵團第三師葉城二牧場場長吐地·玉素甫。

  七歲那年,媽媽開始不斷地動員他:“你去讀書吧!學校特別好!”吐地·玉素甫有些懵懂,但還是去了。

  經常在牧點生活的他,到了學校,很不適應。乍一見這麽多人,有點害怕,也聽不懂漢語。後來,在老師和同學們的關心下,慢慢適應了學校的生活。

  初中畢業後,吐地·玉素甫在牧場衛生所學了三年醫學知識,隨後在葉城二牧場的二連當衛生員,給兩個牧區共62個牧點配藥。背著藥箱,騎著毛驢,他有時一走就是一天,到了牧民家裏,才能吃口熱乎飯。

  從衛生員,到副連長,連長,再到林業站站長,葉城二牧場副場長,場長,吐地·玉素甫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,工作也越來越忙。

  曾有七次被調到更好的團場的機會,但吐地·玉素甫沒有走,還是堅持留了下來。“在條件那麽艱苦的情況下,父母都能堅持,我們爲什麽不能堅持?”

  “吃得好,住得好,交通也改善了,每個連隊都通上了公路。”在吐地·玉素甫看來,跟以前的生活相比,現在的條件已經很不錯了。

葉城二牧場航拍圖。
葉城二牧場航拍圖。

  團場的人才工作,是吐地·玉素甫一直重視的問題。2009年,葉城二牧場搬到了現在的新場址,願意留下來的年輕人越來越多。吐地·玉素甫經常跟年輕人講當年的生活條件,鼓勵年輕人留下來,還動員自己的一雙兒女都留在了兵團。

  女兒熱玉蘭·吐地,2011年從喀什衛校畢業,原本有機會在烏魯木齊的一家醫院工作,但爸爸不同意,于是回到了三師(駐地圖木舒克市)的醫院。結果爸爸還是不滿意:“牧場很缺人,回來吧。”

  對于爸爸的“安排”,熱玉蘭·吐地雖然回來了,但還是覺得“不公平”。“我在城市待得好好的,爲什麽要讓我回到偏僻荒涼的牧場?”

吐地。
熱玉蘭·吐地。

  吐地·玉素甫卻說,如果“如果場長的娃娃走了,連長的娃娃也走了,就更沒人願意留在這兒了。”

  慢慢地,熱玉蘭·吐地想通了,“雖然放棄了城市的繁華,但是爲了家鄉的鄉親們做奉獻,還是值得的。”

  夫妻紮根:從此他鄉是故鄉

  “北冥有魚,其名爲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幾千裏也。”當記者來到葉城二牧場學校時,琅琅書聲正從八年級的教室傳出。

  八年級的語文老師郭飛,個子不高,講起課來卻極富感染力,學生們在她的課堂上七嘴八舌,表現踴躍。

郭飛正在上課。
郭飛正在上課。

  七年前的今天,身在山東的郭飛,怎麽也想不到,自己會在兵團紮下根來,還成了家,生了子。

  2012年7月,即將大學畢業的,郭飛從老師那裏得知“西部計劃志願者”的項目。了解了兵團的峥嵘歲月,她滿懷激情地來到三師圖木舒克市。

  初到三師,郭飛在師部機關做一些輕松的文案工作,同期來的小夥伴羨慕不已。年輕的郭飛卻主動向上級請示:“我要到艱苦的地方去鍛煉!”隨後,郭飛來到了三師條件最艱苦的葉城二牧場。

  按照最初的計劃,郭飛在兵團志願服務一年,就會回老家。意想不到的是,她在葉城二牧場認識了來自陝西銅川的王進,展開了一段浪漫的愛情。

  “在對的時間,遇到了對的人。”于是,兩人決定一起留下來,考入了葉城二牧場學校。自此,教書育人,授業解惑。

郭飛與王進。
郭飛與王進。

  对于郭飞的妈妈来说,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,她立马从山东赶到兵团。乘飞机、坐火车、搭汽車,辗转两天,到达牧场见到女儿时,郭飞的妈妈眼泪夺眶而出,拽着郭飞就要离开。

  “我留下來的想法很堅決。用了各種‘手段’來說服媽媽。講道理,撒嬌,都用上了。”說服不了女兒,郭飛媽媽含淚走了。

  當被問及“是否對父母有愧疚”時,郭飛和王進都難過起來。“只能盡量利用寒暑假,多回去看看父母。然而,回去的時間久了,會特別想念牧場。因爲,葉城二牧場已經成爲我倆的家。”說著說著,兩人相視而笑。

  葉城二牧場地理位置偏遠,交通不便。沒有商場,沒有淘寶,沒有外賣,習慣了城市生活的年輕人如何活下去?郭飛自言,擅長在“柴火堆裏找出玫瑰花”。

  郭飛是個“文藝”女青年,喜歡寫作、攝影。雖然年年歲歲花相似,但是每一年,她都能看到不同的風景。每次把拍攝的杏花、格桑花等美景發到朋友圈時,很多好友都羨慕不已。

  新鮮感讓郭飛總感覺自己剛來到牧場,然而,當她教過的學生也開始進入工作崗位,她才感到了時光飛逝,歲月匆匆。“呵,七年過去了。”

  周末,是小兩口的溫馨時刻。兩人有時會在家裏悠哉遊哉,有時會到縣城逛逛街,買回來一周甚至兩周的菜。因爲牧場距離公交站有點距離,兩人特意買了一個自行車。當王進騎著車,郭飛坐在後座,兩人從坡上滑翔而下的時候,內心無比快樂。

  只有談到自己的學生時,郭飛的臉上才能感覺到一絲凝重。“孩子們的發音很難糾正,課堂紀律難保持,語文視野比較狹窄,因爲家長不重視,家校聯系也很難進行。”

郭飛和學生一起參加升旗儀式。
郭飛和學生一起參加升旗儀式。

  對此,郭飛不厭其煩地一點點糾正發音,提醒孩子們注意自律,還常常利用網絡給孩子們介紹外面的世界,也會通過開家長會、家訪等方式,提醒家長要重視孩子們的學習。

  談到近期的小目標,郭飛說,希望成爲三師的名師。這個愛笑的女孩,運氣應該不會差。

  姐妹守候:十項全能“女漢子”

  從小一起長大,在一個班讀書,還坐過同桌,畢業後又在同一個單位工作,葉城二牧場三連的古再麗·艾依迪爾和古再麗努爾·阿布拉之間的緣分,妙不可言。

  兩個姑娘都是本地人,從石河子大學護理學校畢業後,在父母的強烈要求下,來到三連。

  遠離都市,距離最近的縣城也要5小時車程;沒有自來水,要到河裏去打水;沒有長明電,一到晚上就抹黑。

  剛來到三連時,兩個姑娘各種不適應,一遇到難處就覺得委屈,想爸爸,想媽媽,還發脾氣,覺得自己“一天都待不下去”。

古再麗·艾依迪爾和古再麗努爾·阿布拉。
古再麗·艾依迪爾和古再麗努爾·阿布拉。

  古再麗甚至每天晚上都做噩夢,漫漫長夜,都是古再麗努爾在旁邊安慰她。

  時任三連黨支部書記的劉前東,跟這兩位姑娘的父親是老相識,把兩人當女兒一般看待。爲了留下她倆,劉前東煞費苦心。每回下山,他都自掏腰包給她倆買吃的用的,時不時就給她倆做心理工作,一去牧點巡邏就帶著她倆,讓她倆幫助牧民,找到自己的價值。

  慢慢地,原本在家連被子都不疊的“千金小姐”,逐漸變成了“女漢子”。做飯、洗衣服、修水龍頭、裝燈泡、騎驢、剪羊毛、搬蜂窩煤,她倆已練就了“十八般武藝”。哪裏有需要,哪裏就能看到她倆的身影。

  對于古再麗來說,最困難的應該就是剪羊毛了。剪羊毛需要一個人抓住羊,一個人剪,剪刀下得要穩准狠,一個不小心,不是人受傷,就是羊受傷。一只羊剪完,頭上衣服上全是毛,甚至眼睛裏也都是毛,苦不堪言。然而,即便是難,每到剪毛季,古再麗都要挨家挨戶地去幫忙。

  古再麗努爾最發怵的,則是騎毛驢。因爲常常要去牧點巡邏,毛驢是連隊的常用交通工具。但古再麗努爾只要騎一會兒,大腿就會被磨疼。有時,騎毛驢40分鍾的路程,她甯願走一個半小時。一天走下來,渾身酸痛。

古再丽
古再麗·艾依迪爾和古再麗努爾·阿布拉。

  如今,兩人在連隊主要負責工會、婦聯、民族團結的工作:教牧民唱國歌、跳現代舞,向女性牧民宣傳婦女知識,教她們化妝,幫助牧民解決生活中的各種問題……只要有她們在的地方,就有歡笑。

  談及未來,古再麗努爾說:“只要連隊需要我們,牧民需要我們,我還會繼續幹下去。”

【編輯:劉歡】

>國內新聞精选:

國內新聞: 熱點追蹤 深度報道 最新政策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