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“炒鞋”大军蜂拥而入 “炒鞋”圈进一步“脱实向虚”

2019年09月11日 02:49 來源:工人日報 參與互動 

  “炒鞋”大軍蜂擁而入,“炒鞋”圈進一步“脫實向虛”,“炒鞋”越來越像炒股

  “炒鞋”,到底還能炒多久?

  如今,在城市中的各大運動品牌店門前,時常能看到排著長長的隊伍,隊伍中幾乎都是年輕人,其中不少人天還沒亮就趕去排隊,爲的是能買到一雙最新發售的球鞋。

  随着社會消费水平的提高,球鞋的属性正悄悄发生变化。对一些消费者来说,球鞋已不单单只是一双鞋,而是一种潮流、一种身份、一种态度。而现在,球鞋又多了一重属性,成了一种投资。

  “炒鞋”大軍崛起

  今年以來,加入到“炒鞋”大軍中的人越來越多,“炒鞋”的花樣也越來越多。無現貨的“所有權”交易平台、“K線圖”以及各種“炒鞋指數”……如今,“炒鞋”早已突破了普通的轉手倒賣。

  “別問,問就是熱愛,熱愛就是沖,沖就完了。”這句熱血又冒險的話,曾是鞋圈的專業術語,“沖”已經成了“炒鞋”圈最常見的字眼,意思和股票市場滿倉類似。

  2017年9月,Nike公司旗下的Air Jordan品牌和國際潮牌Off—White合作,设计了一款名为“AJ1”的球鞋。这是目前鞋圈里最受关注的炒作对象,圈内不少人认为“炒鞋”热潮正是从这双鞋的发售开始的。

  據了解,這款鞋的官方發售價爲每雙1499元,但發售後沒過多久,價格就被炒到12000元。白黑紅配色的AJ1更是在短短兩年的時間內飙漲至70000元,而且還是“一鞋難求”。

  34歲的李威算是最早進入鞋圈的一批人,他最多時曾囤了400多雙鞋。每當他看中一款有潛力的鞋,就會在市場上大量掃貨,等到合適價位再出手。“有時一雙鞋一年漲幾千元甚至上萬元都是有可能的。”李威說,“‘炒鞋’本質上與收藏古董字畫類似,只不過是消費群體轉移,收藏物也發生了變化。”

  李威認爲他與後來的“炒鞋”者有所不同,他內心還懷著對球鞋文化的熱愛。“現在真正買鞋自己穿的很少,很多都是沖著‘炒鞋’來的。因爲球鞋是限量發售,只要買到了,出了店門就有黃牛加價收購。”

  “炒鞋”越來越像炒股

  在“炒鞋”的人群中流傳著一句話:“中年人炒股,年輕人‘炒鞋’。”但現在,“炒鞋”的卻越來越像在炒股。

  之前由黃牛和鞋販子支撐起的球鞋交易中介平台,如今已發展成規模化的線上交易二級市場。

  在不少球鞋迷看来,一些球鞋交易平台就像證券交易所一样运营,新鞋发售就像新股 IPO,价格的浮动有K线图展示,各种交易指数用作参考……“曾经承载着青春、个性这些精神寄托的球鞋,如今成了生意,我们最终还是活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。”一位球鞋迷在微博上感慨道。

  記者采訪發現,目前,“炒鞋”圈正進一步“脫實向虛”。一些交易平台推出“閃購”服務,賣家將球鞋信息發到平台進行“寄存”,買家購買被寄存的“産品”同時等待下一次售賣。買賣雙方只交易球鞋的所有權,卻不見真正的球鞋。

  “以前做買賣,一雙鞋到手後再賣出去需要15天左右,太慢了。現在‘炒鞋’一天一個價,不可能等那麽久。”長期在球鞋交易平台進行買賣的張浩表示,現在“炒鞋”的人更喜歡用類似閃購的方式來交易。張浩還透露,不少球鞋交易平台都提供分期付款服務,導致身邊有一些朋友已經開始借錢“炒鞋”。

  有業內人士認爲,“炒鞋”幾乎完全照搬了股票市場的交易模式。買賣雙方自行判斷球鞋的價值以及未來可能的溢價,力求在高抛低吸中尋求收益,而交易平台則從中賺取9%左右的手續費。

  鞋還能炒多久?

  “炒鞋”越來越像炒股,意味着机会,也意味着风险。最近发售的一款原价为1299元的AIR JORDAN 1北卡蓝黑曜石,预售价7000元左右,发售后没多久就跌到了3000多元。

  在金融分析師趙相賓看來,“炒鞋”雖然像炒股,但二者有著本質區別。“鞋首先是消耗品,不同于股票、指數基金等具有保值的性質。‘炒鞋’市場依托于品牌的饑餓營銷,一旦品牌增加發貨量,對‘炒鞋’市場會産生致命打擊。”

  除了炒股,“炒币”也常被拿来与“炒鞋”作比较。对外经贸大学國際经济贸易学院经济学讲师刘哲希认为,比特币先天数量是固定的,而球鞋市场肯定不是。“从宏观经济方面看,‘炒鞋’如果目的是更好地让买卖双方对接,减少信息不对称问题,那是比较好的发展模式,但如果炒作氛围过浓,不利于市场发展。”

  “鞋是一種標准化、制造難度很低的工業品,以假亂真並非難事。大肆炒作蘊含著多少風險,大家心知肚明。”北京西單華威商場的球鞋店店主田野表示,“炒鞋”熱潮已催生了假貨。“以現在的仿制水平,品牌專櫃也很難驗出真僞。”

  李威現在已經不敢再囤那麽多的球鞋了,“雖然球鞋依舊供不應求,但可能只是虛假繁榮,對于球鞋這類折舊較快的商品來說,如果被大量囤積而非真的被穿在腳上,就無法釋放更大的需求。”在李威看來,“炒鞋”的最後結果就是球鞋蘊含的運動、個性等精神被閹割,變成了一種謀求暴利的道具,沒有人再願意爲情懷買單。“當一雙球鞋蘊含的美好在銅臭味中黯然失色,這‘炒鞋’也就炒到頭了。”

  運動潮流交易服務平台毒APP也一直反對“炒鞋”和“雲炒鞋”(虛擬交易),並試圖通過發起“鞋穿不炒”的行業自律改變這一現象,讓球鞋轉售回歸正常的物品交易屬性,讓平台價值觀回歸本位,實現行業持續良性發展。

  本报记者 周怿

【編輯:房家梁】
財經频道: 民生熱點 大局觀 風雲人物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